工业4.0
联系客服
客服在线QQ

TEL: 400-600-5021

   15602287490

第一工业网
第一工业网
第一工业网

【生物医药】研究业界:灵长类动物实验起主导作用

来源:第一工业网 09-18  生物医药  7303

  【背景】 2006年全球生物医药市场总值780亿美元。八年间该数据增长一倍以上,2014年全球生物医药市场总值达到1790亿美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2780亿美元。

  除了制药企业与研究人员不间断的投资研发外,实验室里的猴子也是主导市场的主角。业界表示,在生物医药的研发过程中,灵长类动物实验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相对于较为简单、使用小白鼠进行实验的化学药品,生物医药分子结构极为复杂。如果将普通化学药品的分子结构比喻成“自行车”的话,生物医药的分子结构就是“飞机火箭”了。因此生物药品在应用于人体临床试验前,会在与人类更为接近的猴子身上进行。

  据韩国实验商品猴生产企业相关人士透露,如果说实验用小白鼠与人类差距为100米,实验用猴子与人类的差距只有10米。实验商品猴主要为菲律宾猴子和红毛猩猩。它们与人类遗传构造极为相似,体重5-10千克,身长40-60厘米,体型较小,操作起来较为方便。这种猴子来自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地区,捕获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投入实验室使用。也有一部分饲养在特定环境下,用于实验使用。一只实验商品猴价格在数百万韩元左右。有关人士表示,随着生物医药市场的不断扩大,实验商品猴的需求量大幅上涨。

  除了生物医药毒性检测实验外,灵长类动物还被应用在人工肾脏移植与异种肾脏移植实验上。工作人员将人工肾脏移植到猴子身上,为将来人体临床实验做铺垫。近日,韩国首尔大学医学院中长期生物研发小组将猪的胰岛细胞移植到5只患有糖尿病的猴子体内,结果显示5只猴子均能够维持6个月以上正常血糖,其中一只甚至超过1000天。研究人员称,在这1000天里,每天要和这只猴子见两次面,猴子已经能够认出他。

生物医药

  猴子是怎样患上糖尿病的呢?糖尿病实验猴模型分为自发型模型和诱导型模型,其中自发型模型是找到那些自己得了糖尿病的猴子。诱导型则是用特殊膳食对猴子进行饲养,让他们得上糖尿病。然后将这种糖尿病猴直接应用于糖尿病治疗药物的药效学评价及糖尿病的发病进程研究。

  有些实验猴模型的形成不像糖尿病实验猴模型制作这样,吃点特殊膳食就能成功,它们还需要注射药物。比如猕猴高血压模型是通过肾动脉狭窄方法减少左肾血流制作而成。急性肾功能衰竭模型则更为复杂,连续7-10天给猴子喂含有嘌呤的饮食(嘌呤高会引起尿酸高),每天记录摄食量、饮水量及排尿量。选择体重减轻和脱水的猴子,用药前禁水24小时,然后注射药物,使猴子出现和人类急性肾功能衰竭相似的症状。

  据媒体报道,长期的实验过程中,一些猴子学会了安静,一些学会了看自己吊瓶里的药水还有多少,这种经过优良训练的猴子是最好的实验用猴。猴子力气很大,比较听男性研究人员的话,对女性研究人员则经常不予理睬。和猴子长时间接触的人可以通过猴子的表情了解其意图,与其进行沟通。

  在实验结束后,研究人员会为这些猴子注射麻醉剂,在全身麻醉的情况下实施安乐死。这对于一些经验不足的女性研究人员来说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

  另一方面,活体动物实验存在很大争议。2014年,科学家Stephen Suomi被取消活体动物实验资格,他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立儿童健康与人类发育研究所的一位专家,研究方向为幼猴行为学。过去三十多年一直在研究母子分离对幼猴生理与心理的影响。Suomi把猴崽和母亲分开、检测它们的酒精成瘾状况、长期压力水平等。支持者认为此项目有助于研究基因与环境因素对儿童早期发育的相互影响。而世界善待动物组织PETA指责Suomi的团队虐待动物。2014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该实验进行伦理审查,随后有关负责人下令Suomi所在的实验室停止一切侵入性实验,包括腰椎穿刺、采血和脑电图检查。并表示该实验结束原因为财政支出过高。而Suomi仍将继续分析实验数据并对先前储存的组织样本进行研究,但不再进行活体动物实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表示未来3年,每年会有大约100只动物从Suomi的比较行为遗传学实验室转移到动物中心等地。

  另一位科学家Harry Harlow号称“猴子先生”,他也从事过猴子的母爱剥夺研究。Harlow的职业生涯备受赞誉但又极其残忍,他发明了强迫不能性交的母猴子与公猴子交配的装置——“强暴架”。还建造了一个黑屋子,把一只猴子头朝下在里面吊了2年,Harlow把这叫做“绝望之井”。那只猴子后来出现了严重的、持久的抑郁性精神病理学行为。PETA于2013年得到100张实验室照片与550小时的录像,部分内容显示猴宝宝被折磨得异常痛苦。PETA呼吁人类社会停止所有灵长类动物实验。

  对于活体动物实验,伯明翰大学兽医和生物伦理学家、名誉教授大卫·莫顿表示:“有时候,为了获得理想的科学数据,你只能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实验,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举个例子,如果不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你便无法研制出脊髓灰质炎疫苗。”而布里斯托尔大学的哈里斯认为:“猴子是会思考并且有感觉和有意识的动物。它们在很多方面与我们并无差异。我听说有人将其称之为‘灵长类奴隶贸易’,我们很难驳斥这种描述。我真的不理解人类为何能够以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对待灵长类动物。”